來發表一下食安事件的個人看法~

雖然立委諸公一再說,「關到老、關到死、關到倒、關到破產為止」,但目前修法真的可以關到破產嗎?我是非常存疑!

頂新事件發展至今,在政府的不作為下,大家開始抵制頂新相關產品,這股抵制力量的原因不管是源自於消費者的憤怒與抗議或僅是為求自保而不得不,但,隨著時間經過,當消費者逐漸選擇回歸到生活基本面時,這股抵制力量是否能延續,不無疑問。也就是說,經過一年,你我是否真的能抗拒林鳳營濃純香的誘惑?我實在不太敢肯定。究竟面對食安問題,除了消極抵制黑心廠商以外,我們還能夠做些什麼?當黑心廠商賺進大把鈔票卻傷害我們全民健康的同時,我們卻只能告訴自己: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喝,然後消極的抵制黑心產品。我想這點無奈,大家心裡有數。

我們試著來看看過去這些年來發生的食安事件最後的結局,包括2011年的昱伸公司塑化劑、2013年胖達人麵包、大統公司棉籽油銅葉綠素、2014年餿水油腐屍油,這些食安事件最後的結局是什麼?

從刑事部分來看,2011年昱伸公司老闆賴俊傑、簡玲媛夫婦判有期徒刑15年、12年定讞;使用人工酵母添加人工酵素的胖達人莊鴻銘,最終以2500個公益麵包給弱勢團體予以緩起訴(對你沒看錯,就是麵包換緩起訴!徐洵平、小S老公許雅鈞因涉內線交易法院尚在審理中);大統公司高振利地院判16年高院判12年;餿水油主嫌目前則在羈押中。

民事部分呢?那就有趣了。

先來看看塑化劑好了。

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於101年提出塑化劑團體訴訟幫568名受害者向昱伸、賓漢下游共37家廠商求償78億,最終新北地方法院101年度重消字第1號判決僅判37家廠商賠償120萬元,其中始作俑者昱伸公司判賠87萬元,部分公司判賠9元。但是,另案判決賓漢及負責人要連帶賠償統一企業7340萬元,昱伸須賠償康富421餘萬元,另外也須賠償大漢酵素3383萬餘元。所以就判決結果來看,同樣是塑化劑事件,法院審查消費者損失與企業損失的結果實在是天壤之別。

 

再來,就是胖達人麵包的民事求償案件,儘管目前法院仍在審理中,但由被告方面提出的抗辯內容,除了提出數年前購買的香精麵包的發票是基本條件外,即要求消費者舉證購買麵包是添加何人工香精等等,未來隨著訴訟程序展開,廠商方面要求消費者舉證的面向會越來越多,甚至需要證明吃香精麵包有何損害?等等,導致消費者要證明損害的過程非常困難,也就是說無良廠商在事發後開記者會一把鼻涕一版眼淚誠心道歉之後,法庭上的攻防又將回到原始真面目。

 

所以,依照目前法令規定,儘管廠商受到刑事訴追,但依照目前消費者保護法及食品衛生管理法規定,導致消費者因為無法舉證這些黑心食品對健康的立即傷害,也就是說”損害”的證明非常困難導致求償無門,這也是這也是為何黑心食品廠商一直存在的原因。

 

因此,近日沸沸揚揚吵著要修改食品衛生管理法之際,最重要的,我非常贊同消基會主張納入原因推定條款:當損害有可能由特定食品或添加物導致者,推定有損害存在且損害由該食品或添加物導致。講白話一點,當我們的健康很可能因為頂新飼料油導致損害,則推定我們的健康受損,且該損害由黑心油導致。這樣,下回再有黑心廠商出現,我想我們除了消極抵制以外,應該還有那麼一點點力量可以向黑心廠商求償才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u & associates 的頭像
wu & associates

法律很簡單

wu & associat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