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其他財產法令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債務人將房屋設定抵押給債權人,國稅局可以依據設定抵押權金額直接核課債權人利息所得?

例如:債務人將房子設定最高限額抵押兩千萬元給債權人,國稅局可以據此核訂債權人該年度收有法定年息5%之利息所得100萬?

我們來看看下面的函示吧:

發文單位:財政部

wu & associat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個人出售因贈與而取得的房屋,應以受贈與時據以課徵贈與稅的金額,作為房屋的成本

 

財政部南區國稅局新聞稿  2014/07/17

財政部南區國稅局表示,出售受贈的房屋,依所得稅法規定計算財產交易損益時,其得減除受贈與時該房屋的時價,應以受贈與時據以課徵贈與稅的房屋評定標準價格為準。

該局針對此一問題詳予說明,個人出售房屋的所得,屬所得稅法第14條第1項第7類規定的財產交易所得,出售的房屋如係受贈取得者,依同條項第7類第2款規定,應以交易時的成交價額,減除受贈與時該房屋的時價及相關費用後的餘額為所得額,併入綜合所得總額課徵所得稅;所謂得減除受贈與時該房屋的時價,係指受贈與時據以課徵贈與稅的金額,亦即當時的房屋評定標準價格。其目的乃為避免已課徵贈與稅的價值重複課徵所得稅。

該局進一步指出,日前有一案例,父親甲君於98年贈與房屋1棟予兒子乙君,甲君業依規定申報贈與稅,並經核定在案。嗣乙君於101年間以1,100萬餘元出售該房屋,惟乙君以父親取得該房屋之成本及相關費用作為房屋交易減除之成本,計算後屬財產交易損失,以致未併入申報當年度綜合所得稅,且申報時亦未檢附任何交易相關資料,經國稅局依查得資料,並依上開稅法規定,以父親甲君課徵贈與稅的房屋評定標準價格209萬餘元作為乙君財產交易的成本,予以計算財產交易所得890萬餘元後補稅及處罰。

wu & associat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合會倒會後,會員可否把會款交給會首呢?

 

跟會一直以來都是台灣社會的理財方式之一,但是會首倒會的情況也所在多有。常常發生,倒會後,仍然有不知情的會員再將合會會款交給會首,這樣的情形是否合法呢?

首先,我們參照臺北地方法院97年度簡上字第482號判決、臺北地方法院97年度重訴字第377號判決見解:「依民法第709條之91項規定,在合會不能繼續進行時,會首及已得標會員應給付之各期會款,應於每屆標會期日平均交付於未得標之會員,顯然被告天○○○968月間及被告高地○○963月間將969月以後之17會會款34萬元全數交付給會首辛○○,並不生清償對未得標會員債務之效力

民法第709條之9規定,會首或已得標會員仍應於每屆標會期日平均交付於未得標之會員。 

講白話一點,因為倒會後,法律規定的繳款義務是存在「得標會員」跟「未得標會員」之間,所以倒會以後,會員不可以再將會款交給會首,否則對未得標會員不生清償效力。

文章標籤

wu & associat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債權人簡先生持有債務人簽發之本票,欲聲請本票強制執行裁定,為符合法令規定,遂以「存證信函」向債務人進行「提示」,是否合法呢?

本票  

一、首先,本票未記載到期日者,依據票據法第120條規定,視為見票即付。而票據法第124條準用第66條規定,見票即付之本票,以提示日為到期日。換言之,如果本票之簽發未記載到期日,則以執票人向債務人提示之日作為到期日。

二、但是究竟該怎麼提示才會合法呢?此部分票據法並未明文規定。然而,依據實務普遍見解認為:所謂付款提示,乃執票人像付款人現實出示票據,以請求其付款之行為。換言之,必須執票人實際拿著本票向債務人出事票據以要求債務人付款,這樣才會符合實務見解。所以呢,如果本票強制執行之聲請,是以存證信函方式向債務人提示,將會不合法而有遭駁回之風險。

三、接下來的問題是,在聲請裁定時是否要出示提示證據?此部分應不需要提出。換言之,因為法院剛開始接受債權人就本票聲請強制執行進行裁定審查時,只會進行形式審查,並不會進行實質審查程序,故不需要提出具體提示之證據,僅需直接表明提示日即可

 

wu & associat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實務上常常發生名義遭他人冒用,或以偽刻印章盜蓋於本票,或以本人所屬印章盜蓋於本票上而簽發本票,如遇到此情形應該如何處理呢?

 


 

一般而言,會發現他人以自己的名字盜簽本票時,都是持票人持有該盜簽本票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時始發現,所以在法律程序處理上即較為繁瑣,簡要說明如下:

  

一、有關本票裁定

文章標籤

wu & associat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債權人王先生持有債務人於92年1月1日簽發之本票前於93年1月1日聲請本票強制執行裁定,經法院准許後,因債務人無財產而執行未果。於97年10月1日,王先生發現債務人有新的財產,欲再次聲請強制執行,是否超過法定時效時間? 

簡言之,本票裁定重新聲請強制執行之時效,究竟是民法第137條規定的5年,還是票據法第22條規定的3年?

 

一、 首先,有關本票的時效規定,依據票據法第22條第1項規定,「票據上之權利,對匯票承兌人及本票發票人,自到期日起算;見票即付之本票,自發票日起算,三年間不行使,因時效而消滅」。所以當取得本票後,持票人必須自到期日或發票日「三年內」行使權利

二、  其次,依據民法第129條規定,聲請強制執行或開始強制執行行為,消滅時效因而中斷。換言之,如本票持票人取得本票裁定並聲請強制執行,前述三年的時效即中斷計算。

三、  於本票強制執行後,就前開中斷的時效該如何計算呢?民法第137條第3項規定:「經確定判決或其他與確定判決有同一效力之執行名義所確定之請求權,其原有消滅時效期間不滿五年者,因中斷而重行起算之時效期間為五年。」從而,多有認為本票強制執行因時效中斷,重新起算時效變為伍年。

wu & associat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